主页 > 关于走在 >中国时报社论九县市的健保历史共业,是该解决了 >

中国时报社论九县市的健保历史共业,是该解决了

发布时间:2020-04-27   浏览量:129   

 

中国时报7日社论指出,在过去半年台湾电视台的叩应对谈主题之中,亲蓝媒体最常讨论的题材就是「扁案」,而亲绿媒体的最爱题目则为「北市积欠健保费」。最近,由于卫生署长宣布要调升健保保费,使得前述北市与中央之间的健保费争议再度浮上檯面。 

 北市积欠健保费的事之所以会成为亲绿电台的热门主题,当然是因为马总统曾任台北市长,而在其任内甚至掀起一两波司法诉讼、并申请大法官释宪。如今,行政诉讼已经二审定谳,而大法官释字五五○号解释也早已出炉多时,但是积欠健保费的问题却依然没解决。全台湾各县市政府累计积欠的健保费约六百多亿,而中央因财务缺口已向银行融资逾九百亿,其中真正的帐面亏损仅三百亿。如果财务缺口主要是来自于「地方政府」积欠,那幺这个问题若没有解决,就要调涨「人民的」健保保费,恐怕是难以说服社会大众的。我们基本上赞同订定永续经营、收支平衡的健保费率,但是无法同意将问题切割处理,刻意不碰触县市政府的积欠债务问题。 

 现在台湾各地方政府有积欠健保费的县市共有九个,其中大宗的积欠户当然是台北市与高雄市,其余县政府都只是小角色。在两大直辖市中,真正的带头大哥又是台北市,高雄市欠钱也不少,却都在二线看戏。亲绿媒体明知高雄市等绿色地方政府也在积欠健保费,但他们针对台北市批判,主要也是因为兴讼的、释宪的、土地遭到扣押的就是台北市府。最重要的是,过去十几年仁爱路两头的首长─北市市长与总统─分属不同政党,但二○○八年后北市与总统府同属一党,而现任的元首又是前任的市长,因此这件事的争议性与戏剧张力,就非常明显了。 

 我们认为行政院在考量调涨健保费的同时,必须也要解决县市政府的欠债问题,断无理由放着六百亿政府债权不论,只专注那三百亿的人民赤字。但是,要解决这个欠债难题,恐怕必须要马总统有所表示,否则行政院绝没有人敢为台北市拍板定案。 

 台北市积欠健保费的争议,主要争议是来自健保费是要依「投保单位」计算,抑或依「辖区内居民」计算。台北市在马英九任市长期间主张后者,并提起行政诉讼,虽然在二○○五年一审获胜,但在二○○七年被判败诉定谳。既然司法已经定谳,那幺以马总统一贯守法的人格特质,如果他现在仍为市长,当然就该依法偿还欠款。此外,大法官五五○号解释,亦明言中央政府之保费分担方式「尚非宪法不许」、「不生牴触宪法问题」、「符合宪法首开规定」。 

 在这幺清楚的司法意见下,台北市府与地方政府似乎都没有再拗的道理。只要「马市长」表示要依司法裁决补救,行政院主计处就能在预算编列过程中做些调整,免去中央健保局索债无门、向外融资借款之苦。唯有将政府债务合理解决,健保局才有理由向人民主张调涨健保费。 

 坦白说,台北市政府或其他地方政府要争取自己少付健保费,当然是要为自己的县市争取少缴健保款、多留建设经费,为选民谋福利。但是这样的地方观点放到全国的格局,就显得视野狭小。健保费用是为了支应全国人民医疗支出;既然支出已定,则甲地少缴保费,就表示乙地要增加保费,这是标準的零和赛局,全国没有赢家。如果各地都以各种各样的理由积欠保费,而主计单位又不敢在预算核定阶段逕予调整,则全民健保必然有财务缺口。最后,如果弄到健保局要去向银行借钱调头寸,一则不成体统,二则徒然为民间银行赚取利息,而这些利息费用又得由全民埋单,真的是「政府相争、银行得利」,所为何来! 

 再说一遍,我们赞同健保永续经营,也肯定杨署长调整保费结构的决心,但是所有涉及「向人民多收钱」的政策,都要行得正、坐得端,不可以放任各级政府之间种种不明不白的积欠与不平。亲绿电视台对北市积欠保费炒作达数月,当然对中央现在构思的健保费调整案形成若干压力。马总统如果能够为九个县市的「历史共业」使一点力,绝对是功德一件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